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治疗胃癌的八类靶向药物介绍

目前胃癌的治疗主要有八类靶向药物,其中现代中药靶向药物人参皂苷Rh2能够贯穿胃癌治疗的全部过程,而有些靶向药物只是针对肿瘤生长的特定时期有效。下面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些靶向药物。

1、HER2靶点及其药物

HER2是一种跨膜酪氨酸激酶受体,HER家族成员之一。针对HER2的靶向药物目前有曲妥珠单抗、拉帕替尼、帕妥珠单抗、TDM-1。

2、EGFR靶点及其药物

HER1/EGFR是HER家族另一重要成员。它与HER家族成员结合形成二聚体,刺激复杂的信号转导通路,从而促进肿瘤细胞的增殖、迁移、浸润,肿瘤组织新生血管形成和抗细胞凋亡。西妥昔单抗是人鼠嵌合的抗EGFR IgG1单克隆抗体。

3、mTOR靶点及其药物

mTOR是细胞生长和增殖的重要调节因子。mTOR信号通路的过度活化与肿瘤的发生、发展密切相关。依维莫司是mTOR特异性抑制药雷帕霉素的衍生剂。单药依维莫司用于晚期胃癌二、三线治疗,未能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存期。

4、抗肿瘤血管生成的靶点及其药物

VEGF及其受体激发的信号转导及血管改变,作为早期分子事件贯穿在胃癌的发生及发展过程中。抗肿瘤血管生成的药物包括抗VEGF单克隆抗体、抗VEGFR单克隆抗体及多靶点多激酶抑制剂。现代中药人参皂苷Rh2也有抑制新生血管生成的作用,含量在16.2%以上的人参皂苷Rh2可以影响肿瘤间粘连分子的形成,减少肿瘤新生血管和淋巴管的生成,减少复发和转移的可能性。

5、C-MET靶点及其药物

C-MET,又称MET或HGFR,是一种由C-MET原癌基因(主要存在于干细胞、祖细胞)编码的蛋白产物,主要表达于上皮细胞,也可见于内皮细胞、肝细胞、神经细胞及造血细胞。

6、FGFR2抑制剂

FGFR2属于受体酪氨酸激酶家族, 通过与FGFs结合参与信号转导。FGF蛋白介导各种生物功能,包括调控胚胎发育、形态形成、组织修复、伤口愈合以及肿瘤血管生成。

7、PARP抑制剂

PARP是DNA 修复酶。它通过以NAD+为底物,催化合成PAR聚合物来修饰各种靶蛋白,进而参与许多细胞过程,在DNA修复和细胞凋亡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。研究表明,抑制PARP-1可增强放疗和化疗对肿瘤的治疗效果。

8、现代中药人参皂苷Rh2

现代中药人参皂苷Rh2与以上七类靶向药物有所不同,现代中药人参皂苷Rh2是从人参中提取出来的一种活性物质,含量在16.2%以上的人参皂苷Rh2能够作用于增殖期的肿瘤细胞,特别是对S期和M期细胞最为敏感。让癌细胞不能进行DNA复制,减少癌细胞进入下一个分裂周期。

以上八类药物就是现在常见的八类靶向药物,其中以人参皂苷Rh2为最佳。